针药结合治疗顽固性面瘫50例临床观察

2019-09-28 14:09:03 中国民族民间医药·上半月 2019年5期

吴余粮 谢少龙 孔令强

【摘要】目的:观察针药结合治疗顽固性面瘫的临床疗效。方法:选取98例性顽固性面瘫者为研究对象,按数字表法随机分组,对照组共48例(常规药物治疗)、观察组共50例(针药结合治疗),观察两组疗效、面神经功能、中医症状评分治疗前后变化。结果:入院时两组TFGS、症候积分比较(P>0.05),两组治疗后观察组症候积分低于对照组,TFGS高于对照组(P<0.05);观察组有效率为94.0%,高于对照组的83.3%(P<0.05)。 结论:顽固性面瘫者以针药联合治疗,患者症状缓解、面神经功能改善较好。

【关键词】面瘫;针药;顽固性

【中图分类号】R255.2【文献标志码】 A【文章编号】1007-8517(2019)9-0121-02

面神经是人体易受损的神经,在皮质中央前回直至神经末梢之间的任何病变均可引发面瘫,由于面瘫病情复杂,部分患者早期未得到及时、有效治疗,导致其治疗3个月以上病情仍未改善,对于这类面瘫者临床称为顽固性面瘫[1]。顽固性面瘫患者由于病程较长,临床不仅存在不同程度咀嚼功能障碍,还可能影响患者外观形象,给其生活质量、身心健康造成消极影响。中医学对面瘫研究历史悠久,在临床治疗上具有独特优势。中医认为人体经络空虚,外邪侵入阳明、太阳经,会造成面部三阳经气血运行不畅,致脉络失养、肌肉纵缓不收,从而致病;中药治疗以祛风通络、活血行气为主[2]。但中药治疗时间较长,故有学者提出联合治疗来提高治疗效果、促患者症状改善,电针通过针刺相关穴位,并以电流刺激,能提高组织兴奋性,促受损神经修复。笔者采用针药结合治疗50例顽固性面瘫患者,现报告如下。

1资料与方法

1.1一般资料选取2014年8月至2017年9月我院收治的98例性顽固性面瘫者为研究对象,符合疾病临床诊断标准[3],均为单侧发病,经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,女性患者未有妊娠、哺乳情况,患者未合并先天血管畸形、周围神经病变、严重肝肾功能不全,无言语、精神障碍,签署知情同意书,无用药禁忌症、电针不耐受。按数字表法随机分组;对照组共48例,病程3个月至5年,平均(1.5±0.4)年;患者年龄24~67岁,平均(45.8±3.6)岁;男28例,女20例;观察组共50例,病程3个月至5年,平均(1.5±0.4)年;患者年龄24~67岁,平均(45.8±3.6);男30例、女20例。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(P>0.05),具有可比性。

1.2方法对照组:常规药物治疗,确诊后根据患者情况行中药治疗,方剂组成:当归、桃仁各15?g,红花 、川芎 、僵蚕、全蝎、地龙各10?g。 随证加减,脾胃虚弱者加白术、党参各15?g;气虚者加黄芪 30?g,党参15?g;清水浸泡文火煎煮,取汁 300?mL;分为早、晚服用,每日1剂。30 d为 1 个疗程,共治疗2个疗程,疗程期间停药3~5 d。观察组:行药针联合治疗,在上述用药基础上对患者给予电针治疗,取仰卧位,在以温毛巾热敷患者面部后,取穴翳风、足三里、肩井透面瘫穴(面瘫穴:肩井后一寸再外一寸,经外奇穴)阳白透鱼腰、迎香透地仓、攒竹透阳白、合谷、四白、球后、承浆透地仓、地仓透颊车等,每次治疗取穴3~4个,以毫针(批号:160200规格:0.30×40?mm衡水鼎杰商贸有限公司)进针,根据病情虚实,以提插捻转补泻手法得气后接脉冲电针治疗仪(型号:KWD-808I武汉欣德昇医疗器械有限公司),使用断续波,以患者有酸胀麻感痛感为宜,每日1次,每次30?min,每周7次,治疗2个月。两组均给予面部肌肉功能训练,包括闭眼、噘嘴、耸鼻、皱眉、鼓腮等。

1.3观察指标比较两组临床疗效、面神经功能、中医症状评分治疗前后变化。面神经功能采用TFGS表[4]进行评分,分数越高表示面神经功能恢复越好;中医症状积分[5]根据患者症状(口眼歪斜、身倦乏力、眼睑缩小、面色淡白或晦暗)轻中重度计1、2、3分,分数越高患者症状越严重。

1.4疗效评价参照有关文献[6]拟定。显效:谈笑时无口眼歪斜或轻微,进食无或轻微影响,可正常露齿、鼓腮、张嘴,面部静、动态时双侧对称或有轻微联带运动;改善:额头纹、鼻唇动作存在障碍沟,口轻度不对称,但有改善,表情肌、轮匝肌明显改善,动态时可观察到半侧面部痉挛、联带运动,唇沟、额头纹不对称;无效:面静止时上额无运动、眼不能完全闭合、口角下垂、动态时面部不对称,治疗无效。总有效率=(显效+改善)例数/总例数×100%。

1.5统计学分析采用SPSS 19.0软件进行数据分析,其中计数、计量资料分别以例数和百分比(%)、(x±s)表示,采用χ2、t检验。P<0.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。

2结果

2.?1两组面神经评分、中医症候积分比较入院时两组TFGS、症候积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(P>0.05),两组治疗后观察组症候积分低于对照组,TFGS高于对照组(P<0.05),见表1。

2.2两组疗效比较观察组有效率为94.0%,高于对照组的83.3%(P<0.05)。见表2。

3讨论

面瘫者临床表现以口角歪斜、吞咽障碍、鼻唇沟变浅等面部肌群运动障碍为主,发病突然,对患者外观形象影响较大。现代医学认为面瘫多为急性面神经炎引起,若早期能得到有效治疗,可恢复且无后遗症,但对于神经变性严重者不仅神经再生过程缓慢,还易因再生纤维错位造成顽固性面瘫。

目前对于面瘫尚无特异性治疗,面瘫在中醫学中可归于“口眼、斜、歪嘴风、吊线风”等范畴,病因多为脉络经气阻滞、气血痹阻,筋脉弛缓、肌肉纵缓不收所致,因此治疗重点在于祛风通络、通调气血。本次对照组治疗率为83.3%,表明中药治疗在改善患者症状方面具有一定积极性意义。笔者认为中药方剂使用以轻为要,一是用药量不易过多,二是药味不宜过多,虽然有大方治大病之说,但药味太多不仅会造成药物之间作用复杂,难以判断效果,还会增加患者治疗费用负担。故本次治疗时依据“治风先治血,血行风自灭”理论,使用红花、桃仁、川芎、红花活血祛风、养血理气。同时以僵蚕、全蝎、地龙来解毒通络、活血散瘀,增强祛风通络的效果,从而改善患者症状。加之本方剂随症加减对脾胃虚弱者使用白术、党参来健脾益气,对气虚者以黄芪、党参补气扶正,诸药合用共奏通经活络、活血益气、扶正祛邪的作用。本次观察组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,表明针药结合治疗能有效促患者症状改善、康复。分析原因顽固性面瘫者因疾病迁延不愈,面部经脉肌肉长期血液循环不佳、无法自主运动,肌肉僵硬、挛缩导致临床治疗难度较大,药物治疗不仅效果有限,且用时较长,故临床效果不理想。而电针治疗通过针刺面部穴位直接刺激面部神经,不仅能使面部神经所支配的肌肉兴奋,促面部血液循环、改善营养代谢,还能缓解组织压迫神经情况,使患者神经、肌肉功能恢复[7]。治疗后观察组症候积分低于对照组,TFGS高于对照组,表明联合治疗能促患者面神经功能改善、症状缓解。

参考文献

[1]严凤花,姚旭红,严兴科,等. 何天有教授针药结合治疗顽固性面瘫经验[J]. 中国针灸,2015,35(2):169-172.

[2]张瑜,邹伟,于学平,等. 浅谈针药结合治疗顽固性面瘫的临床体会[J]. 针灸临床杂志,2013,29(5):25-27.

[3]吴江,贾建平,崔丽英.神经病学[M]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2005:158-163.

[4] 赵军. 针灸联合常规治疗顽固性面瘫随机平行对照研究[J]. 实用中医内科杂志,2016,30(2):91-92.

[5] 郑筱萸.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[S].北京: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,2004:296-298.

[6] 王丽娜,王亚丽. 点刺放血配合中药结合针灸治疗气虚血瘀型顽固性面瘫疗效观察[J]. 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,2018,27(9):938-941.

[7]胡立丹,吴林. 针灸穴位注射结合中药熏蒸治疗顽固性面瘫观察[J]. 中华中医药学刊,2018,36(12):3032-3035.

[8]盛佑祥,杨万章,陶红星,等. 电针配合鼠神经生长因子肌注治疗顽固性面瘫38例[J]. 陕西中医,2015,36(5):607-609.

[9]赵美艳,王丕敏.顽固性面瘫的认识及针灸治疗概况[J]. 中医药临床杂志,2018,30(9):1757-1760.

?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
香港神童平特一肖-香港神童平特一肖图-香港神童平特一肖网